字幕网app视频

Published / by admin

当晚,刘夏就出现在了慎行峰顶,看到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陌生男子,又一次把凌云曦给吓了一跳。

等她缓过劲来时,言瑾已经在问刘夏话了。

凌云曦听见刘夏说:“魔气与灵气相悖,彼之蜜糖吾之砒霜,一旦魔气沾染了,肉体就会急速腐化,无法痊愈。若是修为再高一些的魔族,甚至能将人瞬间腐蚀成渣。

“仙师所说的这种情况,听起来确实像是魔气入侵,但伤势却能被控制住,就必定非魔族所为。”

言瑾听完皱眉道:“若非魔族所为,还有什么东西,能造成这样的伤势?”

刘夏想了想道:“由魔族控制的魔气,腐蚀力相当强大,可若只是魔气,并不是由魔族控制,而只是沾染在武器之上,触碰到人体,虽也有腐蚀的作用,却没有那么大。

“这种魔气,兴许还比纯正的魔气更淡一些,因为纯正的魔气,即便只是沾染在武器上,划破一道口子,也能以肉眼所见的速度,立刻腐蚀掉一大片血肉。”

凌云曦一直认真的听着,听到这里,她突然道:“莫非凌霄阁是拿魔气当毒药用,在武器上淬了魔气?”

言瑾扭头问她:“你们与凌霄阁开战,可有人受过伤?”

凌云曦听懂了她的言外之意,马上回道:“不少人都受了外伤,可唯有春洲帝君的伤口受到了腐蚀。所以……”

言瑾接着她的话说:“所以,凌霄阁的魔气来源极少,很有可能他们手里掌握了什么,带着魔气却不浓厚。而这些魔气也不足以让每个法器都淬毒,便只用来对付最重要的那个人。”

刘夏在一旁道:“当初金蚕观与凌霄阁并非对立,也曾合作过一段时间。”

冬天里的美少女笑容爽朗如暖阳

言瑾问他:“凌霄阁与金蚕观合作,究竟合作的是什么内容?”

刘夏愣了一下,有点不敢说,怯怯的看着言瑾和凌云曦。

言瑾皱眉道:“你如今早已不是金蚕观弟子,若是怕金蚕观封杀你,那大可不必,光凭我一己之力就能保下你来。”

刘夏轻叹了一声,只能说道:“我知道的也并不多,金蚕观与凌霄阁合作的时候,我才刚入门。那时我只知道,宗门一心想要研究魔族,找到打败魔族的办法。

“而凌霄阁与我们合作,则是为了灵矿。当初金蚕观在春洲财力不足,想要研究魔血,根本无力支撑。是凌霄阁从金蚕观购买灵矿,才有能力继续研究下去。

“但合作的久了,凌霄阁的胃口就越来越大,他们开始要求金蚕观放出魔纹,由他们自行前往魔族采矿。

“乌自明不肯,当时懂得魔纹的人,也只有他与几个长老。凌霄阁几次要求遭拒,便警告乌自明,说若是不肯告诉他们进入魔族的办法,便要让金蚕观在春洲没有立足之地。

“乌自明不信,他始终觉得凌霄阁为了灵矿,不敢将他如何。结果有一日,我们研究的魔女突然暴毙,乌自明派人将魔女的尸体抬去野外焚烧。谁知魔女的尸体才刚抬到山门,正好帝君与凌霄阁掌门艾飞前来拜访。”

言瑾听到这里,也想到会是什么结局了。

“所以,你们勾结魔族的证据确凿,就被赶出了春洲?”

刘夏垂下头去,点了点头:“是的,我们走时,还遭到了凌霄阁的驱赶,就连宗门也被凌霄阁一把火烧了。”

凌云曦听到这里,忍不住问:“金蚕观原来在春洲哪里?”

刘夏忙道:“在诸暨山上。”

凌云曦和言瑾皆是一愣,异口同声道:“凌霄阁现在就在诸暨山!”

刘夏懵了:“你们是说,他们把我们赶走之后,自己入驻诸暨山了?”

言瑾和凌云曦互看了一眼,两人点了点头。

金蚕观就算宗撤离,在驱赶过程中也必定会有遗留物。这遗留物里,或多或少,也会有当时关押起来作为研究对象的魔女的随身之物。

这些随身之物上,沾染了魔气是肯定的。

至于凌霄阁为何搬到金蚕观的旧址,这也十分明了可见,大致是他们以为金蚕观能抓来魔女,肯定是占据了魔族入口之处。

所以他们把金蚕观赶走,自己搬了过去,想找到魔族入口。可没想到出了点遗留物,他们什么都没找到。

言瑾低头思索了起来,凌云曦见她不说话了,便问刘夏:“那魔气可有治愈之法?”

刘夏回答说:“魔气若是有治愈之法,当初也不会有这么多人惧怕魔族了。我们研究魔族之血,也是想找到克制的方法,可惜一直都没能如愿。”

言瑾忽然抬头道:“你们不会如愿的。”

刘夏一惊:“为何?”

言瑾笑了笑:“存在即是道理,没有黑夜,哪有白日。天道都没惩罚魔族,人类又怎么可能找出克制他们的办法?”

凌云曦皱眉问:“那岂不是对上魔族,我们就丝毫没有还手之力了?”

言瑾又笑了一下:“怎么会没有还手之力?若是没有,当初魔族怎么败退的,怎么被封印的?当初与魔族战过的灵修,又是怎么活下来的?”

刘夏不解:“仙师一下说无法克制,一下又说能够战胜魔族,这究竟是什么意思?”

凌云曦瞬间恍然大悟:“无法克制,是因为相互克制。能够战胜,是因为魔族也怕灵气。”

言瑾笑着点头:“此话正解。”

凌云曦接着道:“既然相互克制,那魔气就能被灵气压制。我看到帝君是外伤,便只用了回元丹固本回血,只用了伤药痊愈伤口。却没有试过用灵气驱逐魔气,所以魔气一直存在。

“若是那伤口已经伤及经脉,不必我来,春洲帝君自己就会用灵气来修复经脉,那点魔气一下就能被发现,并驱出体外。

“伤他之人真是阴险至极,即便我们能发现这是魔气导致,想必也得很长时间。春洲帝君无力上场,便少了一最大的主力。”

言瑾也道:“除了战力,他还是主心骨,没有他上战场,春洲皇室就缺少了凝聚力。”